电话咨询:400-878-5072

下篇 | 当你思考2016产品与设计创新时,无法避开10个趋势

2016-01-15

 我们熟知的App会消失,奢侈品将走向大众市场,VR将独领风骚。2016年,世界将被这些设计和科技方面的趋势塑造。        


                                  趋势六:政府将利用数字技术来提高为公众服务的能力


技术人员开始带着学识和热情进入基层政府部门工作。未来,技术也将被用来为人民服务。更重要的是,技术将为公民身份带来新的意义。在世界各国,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这样的努力。比如在英国,“政府数字服务”团队在10周内设计、构建并上线了英国政府官网gov.uk;在华盛顿,美国数字服务部门确立目标:任何项目启动3个月内必须发布可以运行的最简版产品。同时,英美两国政府的数字部门都出台了比许多企业都更加简洁、精致的数字产品设计条例。

 

在个人公民层面,数字技术也开始应用于公益。在最近的叙利亚难民危机中,柏林的“欢迎难民”网站打造出“难民的Airbnb”,帮助了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利亚、马吉斯坦和索马里的众多难民。目前,已经有26名德国人通过网站在自己家中为难民安排住宿。而移动App Mobile Justice则开始关注美国有色人种与警察之间的冲突,这一现象也是社交网络上#BlackLivesMatter运动兴起的背景。这款App的功能其实很简单,就是让用户科技直接将记录冲突的视频发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然后由联盟进行系统分析后决定是否要诉诸法律。


如何应对? 

使用最简单的语言。政府部门在语言上应尽可能简洁,并更加专注于产品的内容、结构、导航、分类以及完整性。比如瑞典就有法律规定,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往来必须在语言简洁度上符合一定标准。


由外而内的设计。调研可以驱动新设计思路的产生。将整个生态系统纳入考虑,并用调研去激发想法,未来的服务设计将在从下几个问题中体现由外而内的设计思路:生态系统中的人是谁?(公民、中介还是政府工作人员),服务使用途径是什么?(面对面、在线还是电话), 
每个人都能使用的产品是什么?(软件、数字工具、印刷材料还是实体物品?)服务的流程是什么?整个系统的表现会如何?
 
提供人性化的服务。有太多的政府服务、职能以及流程都是模糊不清且手续繁琐。移民、税务、诉讼、领养服务等等都是公民生活的重要部分,但处理这些事务的经历往往让很多人抓狂。因此,对政府来说,将其与公民的互动变得更加人性化也是当务之急。
 


趋势七:健康是新财富


健康问题再也不是只能由一个闭合的小圈子里的人来解决的复杂问题。有了能够追踪人们健身状况的这类自我监控技术,健康如今已经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掌控、调整的事情。这使得人们越来越关注防护性措施和积极的行为改变,人们能够更加及时有效地与专业医护人员互动,将高成本的健康事故降到最少。


如何应对? 
放手去做。是学Oculus、索尼、OZO还是Samsung Gear?如何着手去做VR产品可能很难决定,但是我们相信,企业大佬都会持这样的态度:有所行动总比坐以待毙强。谷歌Cardboard的思路就是,提供低成本的初级VR体验。
 
不要急着成立VR部门。我们都知道,要建立一个能够囊括产业中所有分支的企业是非常困难的。对于企业来说,面对像VR这样的新技术,一定要抵制成立专门VR团队的诱惑。其实,企业可以考虑VR将为整体的企业和个人行为带来怎样的帮助,然后建立一个以做服务、但与设备无关的产品团队。
 
不只是把技术应用于游戏。对企业来说,理解VR对企业和个人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VR会议是不是能提高效率?有了VR技术,出差是不是可以大大减少甚至完全免除?员工是不是可以不到工作场所,却能够像亲临工作场所一样工作?
 


趋势八:简洁将是“选择爆炸”时代的福音


万事万物的数字化带来的,是一个选择空前膨胀的商品市场。但是如此迅猛的创新速度带来的后果是,商品的选择变得无穷无尽。不论是Apple Store里面数以百万计的App,还是超市里琳琅满目的牛奶品牌,我们生活中处处需要做选择。对于消费者来说,要从如此纷繁的品类中做选择,确实是件头疼的事。2016年,品牌需要能够为消费者的“选择清单”减负。
 
一些企业已经从简化选择中尝到了甜头。德国Aldi为了区别于传统超级市场,颠覆性地采用了一种减少商品种类的经营模式。而一些能够为用户自动执行“低思考量”决定的服务,也会受到欢迎。我们已经看到Google Now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而澳大利亚创业公司Pocketbook则是致力于帮助用户及时付清各种账单,以免延误。


如何应对? 
减轻用户的订购负担。要去思考如何免除用户四处寻找商品的负担,以及如何向他们推荐他们喜欢却没有想到的商品。比如零食订购网站Graze就是一款能够为用户挑选零食的服务。
 
使用多样化的交互模式。未来,交互也会发生在产品与用户的手势或所处环境之间,据此,产品将在用户有一定需求的时候自动推出服务,而在用户不需要的时候隐藏起来,这有别于传统的推送/拉取式交互,因为后者需要用户人为去做决定。
 
避免过度简化。一款简洁到只有最热门歌曲的音乐类产品,可能不一定讨用户喜欢。这里有一条底线:虽然简洁是王道,但也不能为了简洁而牺牲探索发现的乐趣。
 


趋势九:激励企业内部的设计创新


2016年,我们将看到企业内部涌现出许多设计灵感。在美国标准普尔股市中上市的公司,平均寿命已经从67年下降到15年。企业的创新压力前所未有地加重。2014年,全球范围内有1.6万亿美元的资金用于研发,然而,以个人消费品为例,有85%的产品都以失败告终。


结果,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直接投资创新孵化器和创新实验室,把设计和解决问题的流程转移到公司内部。随着第一资本收购Adaptive Path,西班牙外换银行收购Spring Studios,Wipro Digital收购Designit,将设计环节纳入公司内部,几乎已经成了在咨询和金融行业的准入门槛。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比起从前,区分一家公司是偏重技术还是偏重商业已经越来越困难。设计为主导的创新文化,或许才是维持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因为比起技术和商业模式,文化模仿起来可要难多了。


如何应对? 
设计流程通力合作。管理层、设计部门和工程部门要达成共识,从理论层面就要开始加强沟通,连接“组织孤岛”;企业也要鼓励合作和共创活动。
 
设计团队的规模不重要。设计部门的人数当然要视企业自身规模而定,但一般是在30人左右。其实,重要的不是规模,而是成员的多样化程度。企业要聘用优秀的“变革推动者”,并为他们创造成长的条件,形成良性的企业文化。
 
孤立=失败。不要让设计/用户体验团队完全独立于企业的其他部门,最好是让设计人员以小团队的形式分散到企业的各个部门。
 

空间很重要。企业要构建一个有利于设计灵感喷发、创意涌现的工作环境,没有壁垒的开放空间是最理想的,这样每个人都能看到团队的进度。



趋势十:VR梦已成真


2016年将是VR大爆发之年。不久前,VR还是一项复杂而又价格高昂的技术,只是军方被用于模拟飞行训练。而到2016年,索尼、Oculus和三星都会在上半年发布面向个人用户的虚拟现实产品。

 

当然,VR一定会给游戏行业带来新思路,不过真正让我们感兴趣的反而是那些我们最意想不到的应用。从教育到旅游到医疗,VR将全方位渗透到我们的工作、娱乐和家庭生活当中。

 

展望未来,有时也要先回顾过去。像增强现实这样的技术其实比虚拟现实更早进入市场,二维码也跑在VR大浪之前。产品设计师可能一想到密密麻麻的二维码就觉得头皮发麻,但在亚太地区,二维码的普及程度令人惊讶。这些企业告诉用户,我们做的确实是增强现实,只不过呈现形式略丑。未来,AR和VR可以融和而创造出全新的体验吗?




分享至: